幸运中彩票

海立LOGO

  • 信访接待
关闭
姓名: *
联系方式: *
邮箱: *
内容: *
验证码: 点击刷新换一个验证码
 

您可以使用以下四种方式的任何一种与我们取得联系:

联系电话:58547777×7321

联系人:纪委

联系地址:浦东金桥出口加工区宁桥路888号11楼

邮编:201206

邮件:jiwei@vikiimrie.com

首页>新闻动态>中文_媒体报道

走在“自造”的路上

来自:海立官网WWW.HIGHLY.CC2014.09.10

分享到新浪微博

        “实际上,早在2012年,海立集团就已经把机器人的应用提升到企业发展战略的高度,而在生产过程中真正应用机器人,可以追溯到2007年。”面对《电器》记者,上海日立电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日立)董事兼副总裁李海滨这样说。

        在今天,当很多家电企业都刚刚释放出“推进生产自动化”的讯号的时候,上海日立已经走在了前面。

 

抓住机遇,海立发展“智造”与“自造”

        说起机器人在上海日立的应用,就不得不先提到海立集团的“智造”与“自造”。“当前,中国已成为世界工厂,但是与发达国家相比,‘中国制造’在产品附加值、商誉等方面仍有差距,要赶上世界先进水平,就要在创新方面有所突破。那么‘中国制造’转型升级的方向在哪里?2012年,上海市委、市政府领导到海立集团进行调研,听取了海立集团董事长沈建芳的汇报。在这次汇报上,海立在总结了多年来发展历程并结合行业发展现状,首次提出了中国制造应向中国‘智造’与中国‘自造’方向转型。自此,‘智造’与‘自造’被提至企业发展的战略高度。”李海滨这样对《电器》记者说。
        实际上,虽说在此之前并没有在“理论上”将“智造”与“自造”提升至企业发展的战略高度,但“智造”与“自造”一直是上海日立非常重要的努力和发展方向。据了解,所谓“智造”,即代表技术创新;而“自造”,则代表生产自动化。
        “我们现在把他称作‘智造’,其实海立的技术创新从1993年就已经开始。”李海滨说。据介绍,海立的技术创新之路已经经过引进技术、消化吸收、联合开发、自主开发四个阶段,现在是第五个阶段即自主创新阶段。在自主创新阶段,海立围绕世界制冷行业“节能、环保、节省资源”三大技术发展趋势,根据公司的技术路线图,制定了相应的产品发展战略及开发计划。
        在“自造”方面,海立主要致力于提高生产线的自动化程度,打造无人工厂、数字化工厂,并对工厂进行可视化管理。“我们已经成立了工厂自动化方向的现代制造技术中心AMTC,为海立全球的生产基地自行开发、研制和批量生产各类专用设备加工设备和流水线。”李海滨说。而作为本次采访的重点,机器人在生产环节的应用,是海立“自造”的重要组成部分。

 

机器人风暴来袭 传统制造业逆袭而上

        “2007年,沈建芳董事长就感觉到,整个制造行业农民工的想法正在转变。他把农民工划分为两代:第一代农民工到上海工作是为了赚钱;第二代农民工来上海则是为了感受大都市的生活。因此,第二代农民工不愿意从事一些环境差、简单、繁重、重复的工作,导致这些岗位的离职率增大。”李海滨介绍,“沈建芳董事长认识到,要解决这一问题,工业机器人肯定是制造业今后发展的一个方向。就在这一年,上海日立购买了两台机器人,替代了三个岗位。其中,一台替代了两个岗位,另一台替代了一个岗位。”李海滨为《电器》记者算了一笔帐:如果按照一个岗位三个人计算,两台机器人可以替换9个人。按照当时员工的收入水平,公司五年即可收回投资。
        工业机器人“十二五”规划也证实了沈建芳的这一想法。报告指出,机器人的折旧和人工成本增加的拐点在2010年,即2010之后,机器人的成本将逐步下降,人工的成本将逐步提高。
        “1993年,上海日立从日本引进压缩机生产线。那时,中国人力成本还较低,因此,为了降低设备的价格,在引进生产线时,上海日立把不影响产品质量的、降低人员劳动强度的半自动化设备去掉了。也就是说,之前的生产线是减少部分自动化环节的生产线。现在,公司想实现自动化,理论上只需要将生产线拉长,再把机器人和一些辅助装置放到合适的位置即可实现自动化。”李海滨回忆称。
        虽然上海日立的生产线拥有非常好的机器人“上岗”基础,但事实远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李海滨说:“上海日立购买的第一台机器人是发那科品牌,应用在钣金车间压缩机壳体冲孔这样相对简单的工序上,从决定使用到成功应用,大约花费了5个月的时间。在研发过程中,由于发那科的技术人员充当主力,也由于第一次的尝试从简单开始,遇到的问题并不多,整个过程十分顺利,这也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我们继续改造生产线的信心。”从2007年开始到现在,上海日立花费了7年的时间对钣金车间进行逐步的、持续的改造,越到后面改造的难度和量越大。据李海滨介绍,改造的大体思路是“没做过的先做,第二年直接COPY”。“例如,今年把冲孔的岗位改造完成了,明年就同时改造另外两条生产线的冲孔工位。与此同时,再寻找一个或两个没有改造过的岗位,所以难度是逐渐增加的,但是这样做比较稳妥。因为如果一起改造三个从来没改造过的工位,成功的概率很低。不但浪费时间和精力,还会影响整个工厂的生产。在这个过程中,产品、工艺、流水线还可能变化,这导致原来改造好的工位还得继续调整。”李海滨说。
        之后,为了提高公司员工使用机器人的技能,当然也为了节省机器人公司高昂的管理费用,上海日立开始“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并鼓励员工多尝试,即使失败也没有问题。但是,越到后期,海立需要机器人的节拍更快、动作更多,改造的技术难度也越来越高。
        为此,2009年,公司成立了现代制造中心,主要负责开展自动化设备、机器人及与之配套的后续解决方案和外围设备的研发工作。最早的时候,这个团队的人员全部来自现代技术中心,只有3人。现在,该中心逐渐地变成由现代制造中心牵头,各个部门相关负责人参与进来,目前人数已经超过20人。
        “今年年底,钣金车间就可以成为无人工厂了,员工只需巡检。”李海滨自豪地说。

 

大势所趋,不断加大机器人使用力度

        随着上海日立对机器人项目的持续推进,李海滨越来越认识到机器人的优势。他对《电器》记者说:“机器人人工成本低,而且不需要吃饭、睡觉,对环境也没有要求,甚至不开灯也可以工作。此外,机器人可以转岗,只要把他的‘手’和‘大脑’换一下即可,不需要做思想工作,也不需要做员工培训。”
        在中国人工成本持续上升的大背景下,上海日立开始实施“五六七”规划。规划的内容为:到2015年,实物劳动生产率超过5000台/人,员工收入超过6000元/人月,每人至少可以操作七台设备。对于该规划目前的进展,李海滨称,实物劳动生产率2013年是3300台/人,2014年年底将达到4100台/人,预计2015年年底会超过5000台/人;一般员工的收入2013年为3500~4000元/人月,2015年达到6000元/人月应该不成问题;至于自动化程度,截至目前,钣金车间一个人大概可以操作7.2台机器,其他车间目前还没有达到这个水平。据他介绍,整个“五六七”规划预计将投入1.93亿元,上海日立将根据规划有步骤、有计划的投入,即每年至少投入3000万~5000万元。“我们的一个‘高难动作’是,所有的改造必须是在完成产能计划的基础上。所以,我们的操作方法一般是在8月工厂休假期间进行设备维修时,对生产线进行改造。”此外,现在上海日立上海工厂是总人数是4800人,按照计划,到2015年要减少750人。
        谈到目前上海日立改造生产线自动化的成果,李海滨说:“现在上海日立上海、南昌工厂一共有137台机器人,分布在钣金、电机、机加工车间,主要是解决零部件的上下料、移动、包装、装箱等问题。”李海滨介绍,按照国际通用的计划方法,目前,上海日立每万人拥有机器人台数为287台,相当于当前德国制造业拥有机器人的水平。
        “‘五六七’规划结束以后,上海日立工厂还会在现有基础上增加三分之一的机器人,每年将持续投入4000万~5000万元。”李海滨肯定地说。
        对于未来上海日立南昌、绵阳和印度工厂的自动化如何推进,李海滨做了一个比较,首先假设上海地区的劳动力成本为100%,那么南昌工厂为55%,绵阳工厂为45%,印度工厂则仅为35%。按照这个递减的顺序推进,上海工厂将率先实现完全自动化,接下来将依次是江西南昌、四川绵阳以及印度。今后,上海日立将可以把上海工厂生产线改造的经验直接搬到江西南昌、四川绵阳等地方。
        李海滨还强调,除了自动化,信息化也应该同时推进。他说:“信息化主要包括经营管理系统和研发管理系统,其中研发管理系统指从产品的开发、图纸到工艺的所有信息。上海日立的EMS系统可以将信息化和自动化有机地结合起来,真正实现产品的智能制造。目前,上海日立江西南昌工厂和上海工厂的信息已经实现联通。在上海,我们就可以了解到南昌工厂的生产情况,并依此对产能计划进行实时调整。预计2015年,上海日立将着手做印度工厂的信息化。”
        自动化和信息化顺利实施的基础是人才。李海滨告诉《电器》记者,海立动力学院和上海市电大联合开办了机械自动化专业课程目标是把农民工培养成为懂机器人的专科生、本科生。“将来,即使这些农民工选择离开海立、离开上海,他们还在中国打工,这也会提高中国制造业的整体水平。”李海滨说。

 

加快机器人的国产化率,机遇与挑战并存

        随着对机器人的理解越来越深入,上海日立正在考虑在一些要求不高的岗位选择价格更有优势的国产机器人。“我的切身体会是,在1-2年里,国产机器人会呈现爆发式的增长。”李海滨说,“很多展会,像机床展、机器人展,原来见到的机器人企业大多为国外的,主要是四大家族(发那科、ABB、库克和安川电机),现在可以看到国产机器人公司越来越多。”
        “对此,上海日立也正在探索国产机器人到底哪家好,到底谁更有能力承担指定的工作。”李海滨称,“出于对公司今后的维修或者开发方便的原因,上海日立希望和一家或者两家企业展开深度的合作。目前上海日立已经和上海新松机器人、广州数控、安徽艾福特进行了交流,但是,对这些国产机器人的技术水平还很担心,因为机器人一旦安装到生产线上就没有回头路了,如果出现太多的故障会影响整个生产。而现状是,国产机器人的质量和后续服务还没有得到时间的检验。”
        目前,上海日立的目标是,用国产机器人替代一部分外资机器人,在一些动作要求简单的、节拍不是很快的岗位就用国产机器人替换,并将换下来的外资机器人转到动作难度较高的岗位。

        对于家电业刚刚兴起的“机器人换人潮”,李海滨表示:“机器人的应用并不是简单的‘机器人换人’,这对海立来说是一个挑战,更是一个系统工程。首先,一定要选好机器人提供商,机器人提供商最好控制在两家以内,这在使用过程中会更方便。其次,在做机器人应用的同时,一定同时要同步推进工厂的信息化工作。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要注重培养自己的相关人才。”

——本文转载自《电器》杂志   记者  邓雅静

返回